当前位置:澳门线上真人博彩官网 >> 似锦 >> 第435章 天作之合
似锦 第435章 天作之合
    鲁王过于激动一口茶喷出去,喷了太子一身。

    太子甩着袖子脸色发黑:“老五,你就不能斯文点?”

    鲁王歉然笑笑:“对不住啊,二哥,我这不是太意外了嘛?!?br />
    众人又把目光落回湘王身上。

    齐王语带关切:“八弟,父皇真给崔姑娘与朱子玉赐婚了?”

    湘王与齐王关系向来不错,沉着脸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恭喜八弟了?!币坏狼逶缴粝炱?。

    湘王看过去。

    郁谨冲他举杯。

    “七哥是在说笑话么?”湘王冷冷问。

    今日他要是打架,父皇定会理解吧。

    郁谨扬眉浅笑:“我最不爱说笑话,而是真心实意恭喜八弟?!?br />
    湘王额角青筋跳动,快要控制不住揍人的冲动。

    “那七哥说说,弟弟喜从何来?”

    郁谨转了转手中酒杯,不紧不慢道:“今日的风波虽然令八弟难堪,总比将来闹出来好,那样才是真的难堪。八弟觉得呢?”

    湘王迟疑片刻,随意抓起一杯酒仰头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老七说得不错,在拜堂前摆脱姓崔的贱人,自然是该恭喜他。

    众皇子见状纷纷举杯。

    “就是,八弟别往心里去,咱们喝一个……”

    郁谨把酒杯凑到唇边啜了一口,微微笑了。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郁谨厚着脸皮挤进车厢,搂着姜似问:“阿似,你猜崔明月与朱子玉的婚事会顺利么?”

    姜似偏头躲开浓郁的酒气,笑道:“自然希望他们顺顺利利?!?br />
    本以为断了崔明月的王妃之路就算小胜,万万没想到皇上会有如此神来之笔。

    把崔明月与朱子玉凑在一起,真是鱼找鱼,虾找虾,乌龟找王八,实乃天作之合。

    姜似几乎可以想象后面会发生什么。

    以崔明月的自傲,倘若朱子玉还是前途无量的庶吉士还好,让她嫁给被逐出家族半疯半傻的男人,以后不用别人出手,他们也会把自己作死。

    姜似靠着车壁微笑。

    这个小目标似乎快实现了。

    崔明月枯坐在房中,一身大红嫁衣尚未换下。

    素来无法无天的崔逸连房门都不敢进,在屋外长廊里来回打转。

    “你在这里干什么?”

    崔逸抬头一看是荣阳长公主,苦着脸道:“妹妹在里面呢?!?br />
    “你父亲呢?”

    崔逸伸手一指暗影处:“父亲在那里?!?br />
    “看好你妹妹?!比傺舫す髁滔乱痪浠?,并没有立刻去见崔明月,而是去找崔绪。

    崔绪立在桂花树下,听到脚步声微微抬眸,见是荣阳长公主过来,收回目光继续保持沉默。

    荣阳长公主走到近前,见崔绪这样子火气腾腾往上冒。

    “你就不问问皇兄如何说的?”

    “皇上如何说?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

    崔绪无奈看着她:“这个时候咱们还要先吵一架?”

    荣阳长公主一下子泄了气。

    “皇兄要把明月许配给朱子玉!”

    崔绪愣了一下,随后就是长久的沉默。

    “崔绪,你可说话??!”多少年来,荣阳长公主最恨的就是这个男人的冷漠。

    崔绪苦笑:“这是皇上的意思,我还能说什么?难不成你要我抗旨?”

    倘若可以抗旨,他就不会等到这个时候了。

    荣阳长公主被问得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“既然是皇上的意思,你去对明月说吧,让她做好准备?!贝扌魉低瓯匙攀滞好趴谧呷?。

    “崔绪——”荣阳长公主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崔绪停下来,以询问的目光看着她。

    荣阳长公主唇角翕动。

    她喊住崔绪干什么呢?

    皇命难违,女儿嫁给朱子玉的事不可更改,她当然不是叫崔绪抗旨。

    可是这种时候,这个为人夫、为人父的男人就不能给她一个安慰吗?

    “没事我就走了?!贝扌髯砝肴?。

    荣阳长公主走进屋中。

    “皇上要给我和朱子玉赐婚?”听完荣阳长公主的话,崔明月喃喃问。

    “圣旨马上就到了?!?br />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崔明月猛地站起来拉住荣阳长公主衣袖,“皇上怎么可能会给我和朱子玉赐婚?母亲,您是不是没去找太后——”

    荣阳长公主抬手给了崔明月一巴掌。

    “你还有脸提太后!再去烦太后惹了皇上不快,连我都无法在京城立足了!”荣阳长公主越说火气越大,“这一切还不都是你犯蠢惹出来的,当初你为何要与一个有妇之夫厮混!”

    崔明月捂着脸,没有理会荣阳长公主的指责,执意问:“皇上真的要给我和朱子玉赐婚?”

    这时崔逸跑进来:“母亲,妹妹,传旨的公公到了!”

    崔明月一下子跌坐回椅子上。

    等到传旨的太监离去,崔明月抱着圣旨发呆。

    明明今日之后她就是湘王妃,事情怎么会变成了这样?

    朱子玉那种男人什么时候有这个胆量了?

    崔绪看着女儿眼中闪过恼火与失望,最终皆化作无奈:“明月,你好生收拾一下吧……无论如何,以后与朱子玉好好过日子……”

    见崔绪离开,荣阳长公主亦没心思留下,却被崔明月一把抓住手腕。

    “母亲,今日的事肯定是有人害我!”

    荣阳长公主一怔。

    崔明月抬着头,用力握紧荣阳长公主手腕:“母亲,鼓动朱子玉来闹事的定然是燕王妃!”

    荣阳长公主变了脸色:“你可有证据?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,但我知道一定是她!母亲,您信我……”

    姓姜的贱人一定是为了露生香的事还击!

    这一局,她输得彻底……

    这么一想,崔明月泪如雨下,后悔不已。

    她还是太心急了,要是等成了湘王妃,把朱子玉那个隐患解决了再一心对付姓姜的贱人,何至于一败涂地。

    不,她哪怕输得一无所有,也不会与朱子玉做夫妻!

    有圣旨在,崔明月很快再次坐进花轿,吹吹打打一路抬到了一处府邸。

    那是皇恩浩荡,特意给被逐出家门的朱子玉分的新宅。

    这一次看热闹的百姓比湘王大婚还要多,挤得大街上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令人遗憾的是这一次婚礼顺顺当当,再没发生什么稀奇事。

    新房内喜烛跳跃着火光,光线明亮。

    朱子玉凝视着蒙着喜帕的人,眼神复杂。


手机用户请访问【m.www.juchengtex.com】,否则会出现无法访问的情况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|【进入手机阅读】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          澳门线上真人博彩官网 | 推荐本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