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澳门线上真人博彩官网 >> 沧海商田 >> 第225回 生变
沧海商田 第225回 生变
    一行人很快挪到了冯娟订位的人民公社餐馆准备开始午餐,小师妹想挨着强哥坐在一起,却被她的父亲和三师哥强拉到另外一桌去了。他们是害怕小师妹与李东伟在一桌,吵起来,会搞得场面不好收拾。

    冯娟专门安排杨秀芸与华奋强一桌——本来秀芸很不愿意,最后在曾莉的强拽之下,不得已挨着奋强坐下了,她的身边是曾莉、李东伟,还有李教授、卓里娅、文雅枝,还有冯娟。

    冯娟的座位紧挨文雅枝——安排这样的作为,目的是想撮合奋强与秀芸重归于好。当然,她没有料到李东伟也掺和进来了。

    如今自己大事已定,冯娟看到李东伟也淡定了几分,她想着干脆这次也劝劝他吧……

    于是,冯娟站起来端起酒杯,对大家说:

    “今天感谢大家看得起我冯娟,应邀来参加我组织的聚会,为了我们的认识、缘分和友谊,我们举杯庆贺,干了此杯,就算我们了了过去的恩怨,只留下美好未来的向往!”

    冯娟话毕,一口气将手中的酒一干而尽,李教授、卓里娅和文雅枝没有喝酒,他们杯子里的是饮料,便随意喝了一口?;芮吭蚝敛挥淘サ馗虐丫票锏木聘闪?。

    李东伟见状不甘示弱,跟着干了。杨秀芸不愿跟着干杯,只是轻轻地抿了一口酒。曾莉盯着奋强想了许久,最后还是吧酒干了。

    冯娟把大家的酒再满上,又说:“那我们大家说好了——相逢一笑泯恩仇。从今天开始,我们和睦相处,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?!?br />
    曾莉并不知道华奋强和李东伟的恩恩怨怨,举杯对两人说:“华哥、李哥我们干杯!”

    奋强今天其实并没有喝酒的心情,刚才那杯是看在冯娟的面子,其他人劝酒,他可不愿喝,便对曾莉说:

    “我酒量不行,你们干吧?!?br />
    李东伟更加对奋强不屑一顾,直白地说:

    “曾莉,要喝我也只和你干杯!——”说着,他端起杯子与曾莉碰杯,然后把酒干尽。

    曾莉不明就里以为华奋强看不起她,她把酒杯里的干了之后,脸上的表情很不自然,明显不开心了。

    奋强看出姑娘的情绪,为了缓场站起来拿起酒瓶给曾莉斟酒。

    曾莉想拒绝,奋强却说:“我酒量不行,所以不喜欢喝酒。但是回敬你的好意,帮你斟酒表达谢意,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嗯?!痹蛲饬?。

    在一旁的杨秀芸看在眼里,冷不丁地冒了一句:“小曾,你小心喝多了上当受骗?!?br />
    李东伟添油加醋地补了一句:“小心有的人满肚子的花花肠子?!?br />
    奋强听到李东伟的话,几乎是脱口而出地回击了一句:“谁的肚子里有花花肠子多?自己心里明白。别在这里指桑骂槐了?!?br />
    在场的李教授也看出了端倪,忙说:“大家来吃饭喝酒,少说几句,少说几句……”

    冯娟见两人的火药味很浓,也立刻出面调解道:“大家都别说伤和气的话,喝酒,喝酒?!?br />
    曾莉这时拿起酒杯站起来,对奋强说:“华哥,你斟得酒我都能干,我不怕上当受骗,我这就干了,你随意?!?br />
    奋强眼见着曾莉干尽了酒杯,大家纷纷称赞其好酒量。

    杨秀芸这时出口数落奋强道:“这么大个男人,就会欺负小姑娘喝酒?曾莉是我助理,你让她干了酒杯,自己不喝,这是不给我面子?!?br />
    秀芸话放到此处,奋强也是不能不喝,他叹了口气,还是把酒杯干尽了。

    冯娟随即迅速把曾莉和华奋强的酒杯斟满了酒,抬头便见秀芸一脸不屑的表情,便放下酒瓶,拿起杯子对她说:

    “秀芸妹妹,我知道你和强哥一直相好,别为了一点小事破坏了你们十几年的缘分?!?br />
    秀芸一听到冯娟这话就不高兴了:“娟子姐,你别这样说,我和他……”

    秀芸的话还未说完,奋强已经站了起来,拿起酒杯对她说:“秀芸,我在这里向你道歉,过去都是我的不对。不管过去我怎么伤害了你,请你原谅。这杯酒算我向你赔不是?!?br />
    说完,奋强一口把酒干了。

    杨秀芸知道华奋强的酒量不行,见他喝了这杯酒之后,满脸通红,这是他起醉的前兆,一时动了恻隐之心,却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李东伟这时不失时机地插话:“说什么道歉?伤害了人,一句道歉就想把自己的错事了一笔勾销?想得太美了——搁上谁都不可能原谅!”

    奋强装作若无其事地撇了李东伟一眼,冷冷地回应:“我有跟你说话吗?这里轮得到你插嘴?这个饭局最不受欢迎的人就是你,对我们做了这么多坏事,还能装作什么事都没有,坐在这里吃饭?我真是服了你?!?br />
    李东伟一听华奋强的话,急了,站起来指着奋强的鼻子骂道:“我干了什么坏事?说啊,你倒是说清楚??!”

    奋强借着酒劲也不示弱,站起来,冷脸回答:“你干的坏事多得数也数不清,真我要今天一件件说出来跟你对峙?我可以奉陪?!?br />
    一听这话,李东伟不免有些心虚,只能虚张声势地说:“你、你别信口开河……老子不是好惹的,你别把我惹毛了!”

    “我怕你不成?”奋强不示弱走到李东伟的面前说,“你有什么招式,尽快使出来?!?br />
    双方剑拔弩张,似乎大战马上就要开始……在一桌吃饭的人都纷纷放下筷子站起来劝架,把他们两人隔开。

    在另外一桌吃饭的小师妹、师傅和三师兄也来到他们这一桌凑热闹来了。

    小师妹不嫌场面不热闹,指着对李东伟大骂起来:“李东伟,你放火把我们的烘房烧喽,你害得我们的二师哥好苦,你还不敢承认嗦……我见你一次骂一次,哼,今天我打不死你个狗东西……”然而,她骂骂咧咧没几句,便被师傅拉到一边去了。

    李东伟见华奋强的人多,不敢放肆,只能忍气吞声地说:“小师妹,你别乱说,乱说是要付法律责任的!”

    蒋端祥和冯娟分别劝大家回到座位上继续喝酒、吃饭,刚才热闹的场面终于散了。

    李东伟终于意识到此处不能久留,搞不好挨了打,还无处伸冤呢,便假说有事离开酒席灰溜溜地走了。走出餐厅时,他仍然忘不了骂上几句,心里才了然。

    -

    李东伟一走,总算平静下来……

    华奋强由于近一段时间心情不佳,冯娟要嫁人了,让他的心情更是跌到低谷……这一上酒桌,他一口菜也未吃,还喝了几杯闷酒,脑袋已经晕晕沉沉的了。

    他好不容易被拉回到了座位上坐下,几次糊里糊涂地把杨秀芸当成冯娟,想拉住她的手,跟她说几句心里话,都被秀芸甩开了。

    他醉眼惺忪地望着秀芸,胡言乱语地说了谁都听不懂的话:“我有什么不好……别扔下我……”

    杨秀芸想躲开华奋强,正好这时她的手机响了,来电一看是她的母亲打来的——平常母亲很少给她打电话,猜想一定有什么急事,秀芸便连忙离开饭桌,走到一边去接听电话。

    随之只听到电话那头,母亲急促的声音:“芸儿,你快回来……快回来呀……”

    秀芸不禁皱起了眉头,问:“妈,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杨母回答道:“刚才、刚才……几个大盖帽的人把你爸带走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???因为什么???……”女儿脱口而问,可惜母亲已经把电话挂了。

    杨秀芸听得出来母亲是哭着说的,一定是遇到麻烦了……

    她急忙返回酒桌旁悄悄对冯娟说,她家里有急事需要马上赶回去。

    冯娟听后也面露着急神色:“这……你需要我帮忙吗?有事告诉我,我随叫随到?!?br />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想我会解决好的?!毙丬亢茏孕诺厮档?。

    秀芸随即匆匆地走了。

    奋强这时已经醉倒,他被三师兄扶着坐进出租送走了。

    冯娟望着奋强走出餐厅的背影,心里十分内疚……


手机用户请访问【m.www.juchengtex.com】,否则会出现无法访问的情况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|【进入手机阅读】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          澳门线上真人博彩官网 | 推荐本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