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澳门线上真人博彩官网 >> 宰执天下 >> 第308章 崩塌(下)
宰执天下 第308章 崩塌(下)
    大同无血开城,河东路的八万禁军,有了更为自由的用武之地。

    向北可以直接攻取辽国的上京,入驻辽军西窜的道路。向东穿过太行山,可以与河北的进军夹击辽国南京道。就像一把匕首,插入辽国腹心。接下去到底要捅哪里,自然是随心所欲,已经不是身受重伤的辽国能够抵挡的了。

    不过在这之前,韩钟还有许多工作要做。

    辽国的降军需要妥善安置。大同开城后的前十天,韩钟压根就没有睡过。困极了的时候,就一杯一杯的浓茶灌下去,稍微清醒一点了,才闭起眼睛休息上一两刻钟,然后睁开眼睛继续做事。

    直到三万四千多契丹籍的辽兵乖乖的走进了临时的战俘营,剩下的六万多异族人在宋人做出释放他们返乡的承诺之后,也上缴了武器甲胄,顺服的留在军营中,韩钟紧绷的心终于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安排了车辆将契丹人中的军官一股脑儿的先行送去太原府,韩钟就一头栽倒在床榻上,从第一天的中午一直睡到第二天的晚上。

    起来之后,饿极了的韩钟就到处找东西吃。端了一盆马肉汤,泡着能当凶器最适合磨练牙口的干面饼,坐在行辕的大门前,旁若无人的大吃大喝起来。

    出入辕门的官吏将校,纷纷侧目而视。只是没人敢打扰随军转运副使的兴致。

    不过看不下去的人还是有。

    “怎么在这里吃饭?”

    熟悉的声音传入耳中,韩钟抬头看说话人。

    是他的姐夫,同时也是他顶头上司的儿子,王祥。

    王祥正投以嫌弃的眼神。

    韩钟这般蹲坐在行辕门口,哪里像宰相家的贵公子,分明就是一条守门户的恶犬。

    “不在这里吃,如何让其他人看见?”韩钟拿筷子敲了敲饭盆,惫懒的扬起双眉,“好事就要做给大家人看啊。不然何苦找自己不痛快?!?br />
    “我还以为你是怕有人找你打饥荒,在这里装穷呢?”

    韩钟哈哈大笑,“打饥荒,如今谁还有空?怕都跑去争功了?!?br />
    临战时,各部将校争夺资源是常事,随军转运使往往就是被主帅踢出来的倒霉蛋,吃苦受累的活,还落不着一个好。

    韩钟虽说后台大背景深,敢在他面前装疯卖傻拍桌子瞪眼睛的几乎没有,但委委屈屈来哭穷的表演这隔三差五就能欣赏一番。

    也就这几天,大同开城之后,争抢物资的将校们改为征抢功劳了,韩钟耳根子算是清静不少。

    “苦劳还能沾点边,一场战斗没打,那里有什么功劳?!?br />
    “蚊子肉也是肉啊?!?br />
    韩钟把碗筷丢给身边的亲卫,拉着王祥往里走,“我那两个外甥怎么样?会说话了没?”

    听小舅子提起家里的双胞胎,王祥就一脸嫌弃,“都两岁了,怎么可能还不会说话?你这做舅舅的,出生后就去见了一次面。你姐还说你呢,越大越冷了。都不像小时候那么爱亲近人?!?br />
    韩钟打着哈哈,“是我的错,是我的错。今年一定会去拜候阿姊,见一见胜哥彝哥。我早准备了两匹一岁的小马,大食天马的纯血种,临冬牧场出的,一个是持国天王和飞星的第一代,一个是福禄寿喜的孙子,张喜燕那老货可是拍着胸脯跟我说,两匹都是冠军马的底子?!?br />
    “那我就代那两个小子先谢谢了?!?br />
    韩钟与王祥说着话,一路送到节堂门口,就停下了脚步,“大帅在里面,瑞麟你出出示公文就可以了?!?br />
    王祥点点头。韩钟不进去是对的,他在军中,在家里都很受看重的原因,并不是他是韩冈的儿子,更为重要的他做事一向都很有分寸。几乎没有利用自己的身份来破坏规则的情况。

    即使自己猝然而至,韩钟也没有在拜见主帅之前多问一句。

    王祥通名入内,韩钟则转会自己办事的地方。

    有些事不需多问,王祥的来意,他所尊奉的使命,韩钟已早一步得知。

    大同府轻易拿下,朝廷和河北都忍不住了。

    在最早的战略规划上,战争的主方向是在析津府方向上。河北平原才是这一次攻略的重点。河东方面,兵力和火力都只是一支偏师的等级。甚至拿下大同府,在计划中都不是必须的。辽人在大同盆地堆积堡垒和火炮的架势,一开始还是镇住了不少人。

    但大同府开城了。

    虽然说,自从天门寨之役,大辽天子以举国之兵都惨败于区区一边境小城之下,辽国人再也没有主动进攻的勇气。

    可大同府毫无抵抗的开城投降,而且八万契丹本族士兵,被送进战俘营的过程中,竟然连一起反抗都没有,足以证明,辽国的脊梁都被打断了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辽国又发生了内乱。

    辽国东京道的渤海人起兵叛乱,首领自称是大·祚荣的后人,派了亲信渡海来联络大宋,请求外援。声称复国后,愿永为大宋外藩。

    永为大宋外藩云云,当然没人会当真。等灭了契丹,定然不会让渤海自外于中国。

    不过这一场叛乱,又可以看清辽国内部的混乱。

    耶律乙辛建立神火军之后,他对国中的控制力远远强于此前诸多契丹皇帝,诸多叛乱被他手中的强兵碾为齑粉,无人不畏惧他的声威。

    但如今辽国内反抗的声势渐渐大了起来,惨败之后的人心思变,这就不是光凭战阵能解决的问题了。

    辽国的军备不可能停下来,宋军正不断向两国边境聚集,以河东为开端,河北为中心的一场国运之战眼见就要开始,不撑过这一波,大辽就要灰飞烟灭。这节骨眼上,耶律乙辛父子哪还顾得上渤海、女真的小民会不会饿死。

    而只要契丹金帐还在大肆搜刮,渤海人、女真人的反抗就不会停止。在外部巨大的压力下,契丹人根本无法分心镇压。

    想要抵御外敌,就要搜刮内部。搜刮内部,则会引来叛乱。叛乱的结果,会更难以抵御外敌。这是一个辽国君臣无力跳出的怪圈。

    直到他们灭亡。

    能够亲身见证一个大帝国的崩塌和毁灭,熟读历史的韩钟甚至感到荣幸,这可是难得一遇的机缘,让他可以精神百倍的投入工作。用最快的速度完成道路的连接和疏通,最终让河东军能够介入到河北战局之中。

    河北!河北!

    双方加起来有百万大军集结,这将是一场名列史册的大战。

    韩钟渴盼自己能侧身其间。

    只是接下来交锋的地点,不是河北,而是北地草原。

    草原上的统治者早就不再是契丹人了。

    当阻卜部族都在为汉人放牧牛羊,当他们用羊毛、羊皮、羊肉向汉人交换,他们已经不可能再听从契丹人的命令。

    早在数年前,阻卜人就被组织起来,掀起了一场又一场叛乱,不断蚕食辽国在草原上的疆域。直到宋辽间的局势越来越紧绷,辽国天子决定派出一支精锐,在决战前,先行铲除这肘腋之患。

    而这支精锐抵达前线的时候,大同府刚刚陷落。消息并不通畅,草原上的会战并没有受到干扰。

    三万阻卜骑兵,与以神火军为主的万余辽军,三次接阵,三次败退,一直退到阻卜大王府——这是辽国为了控扼阻卜诸部而建设的城塞,却在两年前被阻卜人夺取——在连日来的第四次交锋中,全线压上的辽军几乎将阻卜人的战阵给打穿的时候,两千多汉家铁骑从侧后方突袭辽军本阵。同时进入战场的,还有十八门三寸榴弹炮。这些火炮更是抢在骑兵攻入辽军本阵前,将辽军主帅的大纛和他本人一起变成了地面上的一摊污物。失去了最高指挥的辽军,也失去了胜利的机会,最后以六成多的损失为代价,逃离了战场。草原就此一战而定。

    而河东方面,顺利夺取了大同后,就在大同开始整顿兵马、囤积物资,整整休养了两个月。雁门两边没有铁路连接,为了保证从大同出塞的大军能够得到充分的补给,不得不等待军需补给运送到位。同时这也是等待河北方面的战事打响。

    当八月的第一缕阳光照在了桑干河上。

    从涿州至沧州,千里战线上的一千三百门火炮一齐揭开了炮衣。

    以前所未有的猛烈炮火为先导,在河北边境上的二十三万宋军,一举突破了辽国辛苦建立起来的防线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韩钟低头看了看怀表上的指针,又抬头望了眼绑在平板车车厢上,随列车缓缓北去的一门门榴弹炮,“终于开始了?!?br />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.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

    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


手机用户请访问【m.www.juchengtex.com】,否则会出现无法访问的情况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|【进入手机阅读】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          澳门线上真人博彩官网 | 推荐本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