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澳门线上真人博彩官网 >> 热血三国之水龙吟 >> 第三十三章 苍生
热血三国之水龙吟 第三十三章 苍生
    夏侯惇,字元让,谯县人氏。

    少年时以勇气而闻名乡里,是夏侯渊的族兄,与曹操亲善。

    黄巾之乱时,夏侯惇便跟随曹操征战,时为裨将,后曹操赴洛阳,夏侯惇则返回乡里。

    丁辰不但认得夏侯惇,而且与他关系极好。

    说起来,故友重逢,是一件喜事。

    可此时此刻,丁辰心里却感受不到半点喜悦,心中一股怒气,更直冲头顶!

    夏侯惇出现在这里,岂不代表着,曹操也在这里?

    数月来的怨恨和牵挂,阿姐和昂的思念,以及他内心的期待和焦虑,在刹那间仿佛糅合在一起,一下子爆发了!

    夏侯惇并不清楚丁辰此刻的情绪,在认出丁辰的时候,他很惊讶,也很高兴。

    不过,听得丁辰的话语之后,夏侯惇生气了。

    他怒道:“子阳,怎能如此说话?”

    “那让我怎么说?”

    丁辰本就处于一种极其暴虐的情绪之中,夏侯惇的一句话,顿时让他再也无法控制。

    “他曹操可以为了一己之私,抛弃妻子,全然不顾。

    而我们,却在那洛阳城里战战兢兢,提心吊胆。他当初抛下阿姐和昂的时候,可曾想过我们的安危?而今,他又跑来和那些劳什子反贼混在一起,起兵讨伐丞相。

    那难道就不知道,他这样做,会让阿姐和昂更加危险?”

    丁辰快要控制不住心中的怒气,身体轻轻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夏侯惇顿时呆愣住了,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。

    说实话,在此之前,他真没有去向丁夫人和曹昂的安危,只觉得曹操乘势而起,是理所当然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就算真的想到了,他会反对曹操的决定吗?

    夏侯惇吞了口唾沫,声音有些发涩道:“子阳,你当知道,孟德并不是……他其实一直很牵挂你们。只是,而今朝堂之上,奸党横行,把持朝政,上欺天子,下虐生灵,可谓人神共愤,罪恶贯盈。孟德尝自责不已,言未能杀死董贼,愧对苍生。

    此次,乔公传檄天下,共讨国贼,群雄莫不为之欢欣鼓舞。

    孟德也是为天下苍生计,故挺身而出,加入联军,所为者换天下苍生一朗朗乾坤?!?br />
    夏侯惇体型雄壮魁梧,相貌更显刚直。

    一开始,他还有些结巴,可是越说就越顺畅,越说就越激动,乃至于到最后更感豪气冲天。

    “子阳,勿怪孟德。

    相信嫂嫂和昂定能理解孟德的苦衷。

    我万没想到,会在这里与你相逢,孟德前些日子还说,子阳不在,他深感不适。

    今何不与我同去见过孟德,相信他一定会很高兴与你相逢?!?br />
    心中的怒气,在渐渐消散。

    听着夏侯惇的话,丁辰觉得自己好像没有刚才那么生气了,反而有一种莫名哀伤。

    身后,蹄声阵阵。

    高顺和胡车儿率部赶来。

    不过,看到丁辰横矟立马,与敌军对峙,显得有些古怪。

    高顺也没有立刻发动攻击,而是抬手示意,陷阵士不得妄动,在丁辰身后列阵。

    陷阵士方经大胜,士气正旺。

    虽然只经过了几个月的训练,可这陷阵士的底子摆在那里,所以效果更佳。

    夏侯惇看到陷阵士,不由得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他可不是初上战场的菜鸟,一眼就看出那些陷阵士的不凡。

    如果,如果曹操帐下有如此一支强兵的话,何愁大事不成?当然了,若能让他统帅,自然是更好……

    只是,他未看到,丁辰的古怪脸色。

    正要说话时,于禁已经平静下来,匆匆赶到了夏侯惇的身边。

    他也看清楚了陷阵士,顿时心里一惊。

    刚才在山羊陂的时候,他仓促迎战,并未看清楚陷阵士的情况。而今看清楚后,心里更加惶恐。

    别看夏侯惇带了七八百人,再加上那些溃兵,一千多人。

    但如果和对方交锋的话,绝无取胜可能!

    “苍生?大义!”

    丁辰突然冷笑起来。

    刚开始,他笑声还小,可是到后来,却变得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他跨在马上,厉声道:“元让,把你那些骗小孩子的话都收回去吧。

    苍生与我何干,大义我亦不求。

    我只知道,那曹阿瞒害得我与阿姐身陷虎狼之地,我只知道,他让我们每一天都提心吊胆。

    董卓是否国贼,我并不在意。

    我只知道,在曹阿瞒跑走之后,是他派人护住了曹府,令阿姐和昂不至于被小人所害。我只知道,他不计曹阿瞒行刺之过,反而委以我重任,让我镇守于扈城亭。

    苍生?大义?

    我战战兢兢,在那狼巢虎穴中周旋时,谁关心过我?

    阿姐每日夜不敢寐,昂一个人担惊受怕的时候,那大义可有用途?苍生又在何处?”

    丁辰怒吼咆哮,在苍穹回荡。

    “我本无甚大志,能够陪伴阿姐身边,乐得逍遥自在便是。

    可是因为这劳什子的‘苍生、大义’,却让我不得不跑出来征战厮杀。我本来可以不用杀人,可是这几个月来,死在我手中的人,却有几百人。这便是你们的苍生和大义吗?”

    夏侯惇脸色数变,阴沉下来。

    他终于觉察到,自己有些自作多情了……

    曹操离开洛阳之后,发生了什么事情?

    没有人知道,也没有人想去知道,就算是曹操,也没有真正关心过。

    可是,他从丁辰的话语中,听到了怨恨,深深的怨恨!

    这也让夏侯惇,感到有些不妙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稳住了心神,下意识将手中长矛握紧。

    “子阳,你的事情,我不清楚,但我知道,孟德并非薄情寡义之人。

    现在,我要占领扈城亭。

    子阳你是聪明人,当知顺天者昌,逆天者亡的道理。你可以退出扈城亭,我保你部曲安全,若不然,你我当兵相见,到时候万一有什么闪失,只怕嫂嫂也会难过?!?br />
    夏侯惇想用丁夫人增加丁辰的顾虑,从道理上而言,也没有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可是,他却不知道,丁辰与董卓之见的约定。

    如果他不战而退,那才是真的害了阿姐……

    丁辰冷笑一声,招魂矟呼的虚空一式劈斩,厉声道:“夏侯惇,把那套哄小孩子的把戏收起来。我便把话说明白,只要我丁辰在扈城亭一日,便不会遂了你们的心思?!?br />
    说完,他猛然把招魂矟高举过头顶。

    身后的陷阵士骤然高呼:“陷阵之志,有死无生!”

    呼啦,阵型散开。

    原本结成的方阵,却在瞬息间变化成为一个锥形阵。

    “冲锋之势,有进无退!”

    陷阵士在高顺的指挥下,迈步向前。

    他们前进的姿势非常古怪,半个身子藏在盾牌后,一只脚在前,一只脚在后,侧身推进。

    环首刀,在月光下泛起一抹抹幽冷寒光。

    那无可匹敌的气势,在一瞬间便提升到了极致,天地之间仿佛都笼罩着浓浓杀气。

    夏侯惇和于禁见状,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如此雄兵,如何迎战?

    两人都是知兵的人,对战场上的局势,也把握的非常清楚。

    “元让,是否能擒住丁辰,令其溃败?”

    丁辰此时,已经退到了锥形阵的侧翼,他和胡车儿各领五十骑,紧盯着夏侯惇等人。

    在这个时刻,丁辰把指挥权交给了高顺。

    而他则融入了陷阵士之中,等待着高顺的命令。

    冲锋陷阵,哪怕是吕布当先他也不惧;可要说到行军打仗,临阵指挥,他却比不得高顺。

    甚至在丁辰看来,纵观董卓帐下,能够与高顺相提并论者,也寥寥无几。

    张辽算是一个知兵者,论眼界和兵法谋略,绝对强过高顺。但如果让他们二人各领一支兵马,置于战场之上,丁辰相信,最终取胜的人,一定是高顺,而非张辽。

    他和高顺相视一眼,从高顺眼中,看出高顺的心思。

    子阳,不要再拖延了!

    时间长了,待他们稳住阵脚,怕要费些周折。

    丁辰点点头,看向夏侯惇。

    “元让,念在当年情分,现在退走,饶尔不死?!?br />
    夏侯惇脸色变得很难看,凝视着丁辰,即感到愤怒,又有些畏惧。

    他轻声道:“子阳之勇,绝非等闲。

    当年黄巾之乱时,孟德率部追杀张宝,便是子阳单枪匹马杀入中军,将张宝斩杀。

    孟德称他为‘当世飞廉,世无匹敌’,而那年,他不过十五岁而已。

    若非子阳性子懒散,不好人前显名,只怕早已成名天下。若想擒他,我与妙才联手,方有五成胜算?!?br />
    飞廉,是殷商时期,商纣王手下大将,与恶来齐名。

    虽然商纣王的名声不是很好,但飞廉与恶来,却是汉代人经常用来形容猛将的代名词。

    于禁也变了脸色,吞了口唾沫,轻声苦笑。

    曹公即有如此悍将,何以弃之于洛阳?

    当然,这话他不会说出口,只是在心里抱怨。曹操当时的情况,谁也不清楚,把丁辰丢在洛阳,可能真的是有不得已的苦衷??墒窍衷?,这昔日亲眷却变成了仇敌。

    打,还是不打?

    “元让,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夏侯惇这心里,着实没底儿。

    单打独斗,他并非丁辰对手;斗阵?看对方这情况,就知道是一支非凡强军。

    “退!”

    他深吸一口气,缓缓举起手中长矛,示意部曲撤退。

    “子阳,我知你现在因怒攻心,失了冷静,我不与你计较。

    明日,孟德将亲率大军前来,到时候若你再如此固执,休怪我不念当年的情分?!?br />
    丁辰闻听,却笑了。

    他看着夏侯惇,冷声道:“回去告诉阿瞒,就说他若敢来,我必杀之!”


手机用户请访问【m.www.juchengtex.com】,否则会出现无法访问的情况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|【进入手机阅读】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          澳门线上真人博彩官网 | 推荐本书